花季少女沦为 残暴“反抗上帝军”揭秘(图)

“9·11”后,恐怖与反恐怖成为各媒体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就在各国政府誓言将反恐进行到底之际,非洲国家乌干达却成了被反恐力量遗忘的角落,而该国的叛军“上帝反抗军”(LRA)制造的恐怖事件不仅十分频繁,而且每一起都令人毛骨悚然——他们用沸水煮活人,他们强迫送葬者吃死人,他们烧杀奸淫,无恶不作!11月24日的《星期日》首度对这个叛逆组织鲜为人知的内幕进行了全面披露。

格罗利娅原本是一名快乐的乌干达花季少女,今年才14岁。可是今年11月初她遭到了乌干达“反抗上帝军”绑架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那些颈挂木制十字架和玫瑰花圈的“反抗上帝军”士兵不仅强迫她做隶,而且还逼她杀人。他们给了她一根大木棒和一把斧头,让她处死另一名年龄与她相仿的少女,后者因为企图逃跑而“犯下死罪”。

虽然有“前车之鉴”,可是由于不堪忍受非人的折磨,格罗利娅还是瞅准了个机会悄悄逃了出来。一路上她风餐露宿,为防被“反抗上帝军”发现,白天她就蜷缩在壕沟里睡觉,晚上则没命地狂奔,整整逃了两个星期才跑回了家。那时她浑身上下被荆棘刺得鲜血淋漓,脚上的鞋也早已跑掉了。到家后,其父母小心翼翼地为她敷好伤口。

生理上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可是心理上的伤痛却久久不能退去。绑架归来的格罗利娅变得郁郁寡欢,不愿与人交流,甚至面对自己的父母也只字未提自己的那段恐怖经历。

整整16年来,乌干达北部都处于武装“上帝反抗军”(LRA)的控制之下。在非洲大陆上,“上帝反抗军”也许是最残忍而又最古怪的一支叛军。它的前身只是一支散兵游勇,与政府作对没多久大多数叛军便缴械投降,可是其中的“元老”科尼却纠集了一帮狐朋狗友组成了LRA。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成立以来,LRA活动的区域大多在苏丹南部和乌干达北部,这里的居民大多属于阿切利族,这个民族只占乌干达总人口的5%,他们所在地区的经济极度落后。而LRA的成员都是阿切利族。到了上世纪90年代,LRA为了躲避乌政府军的,将人马迁到了邻国苏丹的南部并且建起了根据地。

乌干达政府打击LRA的行动因为北部邻国苏丹的介入而更加困难。LRA一直受到来自苏丹的支持,苏丹将它作为对付本国叛军组织“苏丹人民”的一把利器。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支持“苏丹人民”的不是别国,正是乌干达。自美国将LRA定性为恐怖组织后,为了继续得到美国的支持,苏丹终止了对反抗军的援助。

“上帝反抗军”的领导人科尼是名瘦猴似的的中年男子,梳着一头小辫。也许是受了天主教传教士的父亲影响,科尼曾做过祭台侍僧,后来又加入基督教运动“神圣精神运动”。这个组织是1986年由亚莉斯·拉克维娜创建的,她曾向成员许诺,她的“信徒”可以刀枪不入。后来“神圣精神运动”垮掉之后,“上帝反抗军”又接过了衣钵。自创建那天起,“上帝反抗军”便是疯狂的代名词。那些被科尼手下抓来的娃娃兵,一进来都要先接受“洗脑”。科尼声称,只要身体上洒上“圣水”便可抵御政府军的子弹。当然这些只是些唬人的鬼话,那些“上帝反抗军”士兵照样成群结队地战死沙场,最可悲的是有的战死女兵的身上还背着嗷嗷待哺的婴儿。

作为叛军首领,科尼不仅像上帝一样接受顶礼膜拜,而且还享受着极为荒淫的生活——精瘦如猴的他居然拥有60名小妾。为了表现自己的乐善好施,科尼经常把抢来的女孩子“犒劳”手下的战将,其中最小的竟然只有9岁。

虽然“厚待”对自己忠诚的部下,可是对于那些老弱病残和背叛他的人,科尼从来不心慈手软。11月1日乌干达《新视点报》刊登了一张血淋淋的照片:六具尸体被毁得面目全非,被胡乱扔在泥浆里,有的没了头,有的少了腿。照片中心是一口黑色大锅,里面沸水腾腾,尚有一条惨白的人腿搭在锅沿上!据这张报纸报道,今年10月底,“上帝反抗军”之所以将活人丢进大铁锅里煮,是为了给当地村民“上一课”——这便是“玩忽职守者”——让被绑架者逃走并偷走一把枪的下场!

今年4月的时候,LRA还曾命令60名送葬者将尸体生吞活剥吃下肚里。最后同样结果了他们的性命。此外,杀人放火更是LRA的“绝活”。通常他们会先放火焚烧村民们的茅草棚,待村民惊吓地跑出屋外后等待他们的便是棍棒刀斧“侍候”。更令人发指的是,一次一名小女孩在妈妈刚被砍死之后竟被活活推进大火,结果女孩不仅被烧得面目全非而且还永远失去了双臂。

可别以为这个反叛组织中从事烧杀掳掠的都是大人,实际上冲杀在前的有不少是娃娃兵,不少阿切利族孩子小小年纪便被抓去当了娃娃兵。今年3月,为了抵抗乌干达政府发动的旨在将反抗军一举歼灭、代号为“铁拳”的军事行动,LRA每天至少抓走10名男孩和女孩,这些孩子大多只有10来岁,有些甚至比小姑娘格罗利娅还要小!

短短几个月下来,被“抓壮丁”的孩子竟高达4000人之多。可别小看这支娃娃军,他们以嗜食、肢解同类而恶名远扬。据说,娃娃军常常抓起婴儿的脚,抡圆后突然松手,婴儿飞向周围的树木,活活摔死。

14岁男孩艾维莱斯特最近刚刚被乌干达政府军从“上帝反抗军”手中解救出来,他向记者控诉了自己的遭遇——因为不堪身背重荷急行军,被一名丧心病狂的“上帝反抗军”指挥官用自行车链条猛抽50下。艾维莱斯特说自己还算幸运的,他的几名同伴只因实在累得不行,要求“歇一会儿”,便“永远地休息”了——被当场处死。

由于连年的战火,阿切利族一半的人口——50多万人被迫参加武装,当地的学校、医院和道路早已被毁坏殆尽。即使在科尼故乡的那个小村庄,到处也是触目惊心的景象:荒芜的土地、皮包骨头的孩子、惶惶的饥民和巡逻的士兵。

而一位现年67岁的老人为了和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位老人名叫贝克·奥切拉,是位退了休来乌干达传教的前英国国教主教。5年前他妻子被乌干达当地的地雷炸得粉身碎骨,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他说,“当时的感觉就像晴空霹雳。”然而,接下来更大的悲剧又上演了,他那只有十几岁的女儿被“上帝反抗军”绑架后惨遭,女孩羞愤难当最后自杀身亡。

眼睁睁看着乌干达陷入血腥僵局,可是一些乌干达人还是建议政府对“上帝反抗军”进行大赦,尽管它恶贯满盈。对此,乌政府态度暧昧。有分析人士一语道破天机:一方面,穆塞维尼总统不想降低自己的身份去和叛军领导人、和一位残忍的杀手谈判;另一方面,叛军想体面地走出丛林,“上帝反抗军”想抬着头走出来,不被乌干达人视为战败者。

为此,一名乌干达记者忧心忡忡地表示,“双方都想保持脸面,而最后受害的只能是平民百姓。我不知道乌干达人的血还要流到什么时候。”但是,总统尤维里·穆塞维尼看来并不打算手软,因为他声称要在三个月内“一劳永逸”地铲除“上帝反抗军”。据悉,穆塞维尼此言不虚,他已经将国防预算提高了1600万英镑,准备购买最先进的武装直升机以及高科技智能设备。

“9·11”之后,在反恐大潮的影响之下,美国已经将“上帝反抗军”列为恐怖组织。另外,英国政府也承诺向乌干达政府提供反恐援助,后者的军队装备有望大大改善。而曾经资助过“上帝反抗军”,并倚靠其打击本国南部武装的苏丹政府也悄悄住了手,甚至还配合乌政府的“铁拳”行动,将“上帝反抗军”赶回了乌干达。显然,苏丹政府试图以此举向美国表示自己坚定的反恐立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