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教练们如何看待教练与裁判之间的冲突?

在上周末利物浦1-0战胜曼城的比赛中,克洛普被罚下场后,汤姆·韦伯博士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下图类似的图片,即利物浦主帅对助理裁判加里·贝斯维克大吼大叫。

“这给观众们传递了怎样的信息?”韦伯问道,他是朴茨茅斯大学“裁判和比赛官员研究网络”研究组的负责人。“正是这样的画面让观众认为裁判是公平竞赛的……‘如果英超联赛的教练和球员都这样做,那么这样做就是没问题的’……事实并非如此,这样肯定对改善裁判被虐待的趋势并无益处。”

克洛普的行为发生在英超联赛周日下午的豪门对决中,而在这周末,默西赛德郡青年联赛的比赛被推迟,“因为发生了多起针对我们联赛和比赛官员的不合适的威胁行为。”

当然,克洛普并不是本赛季唯一一个对官员失去冷静的主教练,虐待官员只是整个金字塔中的冰山一角——甚至在儿童联赛里都是如此。那么,英超联赛的教练们是否有责任来树立一个好榜样,以防更低级别的联赛上行下效,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知道我们在公众面前所扮演的角色,也知道做裁判有多不容易。”克洛普在两天之后表示,“哦,我的上帝,我知道这一切。我每周在训练时要做5次裁判,你永远无法做到每次判罚都准确无误。”

“但归根到底,我们都是人,有自己的情绪。在99分钟内,在这种情况下情绪是相当激烈的。人的情绪在生活中不可能总是无懈可击,在这种时刻就更困难了。”

“我在那一刻做的很过分,但我不认为我是故意不尊重裁判。当然,我向助理裁判道歉了。”

这不仅仅是利物浦主教练对主裁判安东尼·泰勒无视了萨拉赫被贝尔纳多·席尔瓦侵犯感到不满。这是一个在英格兰联赛中根深蒂固的问题,而且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在未来短时间内会有所好转。

因此,TA询问英超联赛的主教练们,他们是否认为自己应该树立一个更好的榜样,以及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们是否曾经回看过自己在边线上无能狂怒的镜头,并为自己的咆哮大骂感到尴尬?还是说,这只是比赛的一部分,是教练们发现自己处于压力以及球迷们的抨击之下后,产生的自然情绪反应?

莱斯特城主教练罗杰斯表示:“我认为我们都有这样的责任。”“一直以来,每个经理都应该秉持着这样的理念。比赛永远是激情四溢的,而且很显然,这些激情和压力时常会在场边显现出来,有时候可能会表现得有些过激。但我认为,作为教练和球员,我们都有责任维护比赛的价值。”

“在国家队比赛日期间,我在贝尔法斯特观看了一场五人制的比赛。我自己都看乐了,因为我的侄子抱着膝盖在地上打滚,他才6岁。因此,对于裁判的态度绝对是(从职业比赛向基层产生影响的)。它贯穿始终,这也是我们需要意识到并且加以注意的事情。”

“我认为我们需要成为榜样,”布伦特福德主教练托马斯·弗兰克也持赞成意见,“我们需要非常清楚我们向外界展现出的形象。”

“我认为这很重要,尤其是周日的比赛日或者基层的联赛,人们享受着足球的乐趣。而这里是一场职业比赛,有那么多的利害关系,那么多的(媒体)关注,我们需要冷静,成为好的榜样。”

“我也曾在边线上看过我儿子的比赛,但因为我曾经是职业球员,所以我从来不说什么。我明白在场边观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你只是希望你的孩子表现出色。人们需要记住,足球是最美丽的游戏,它为每个人带来了很多欢乐,当我们情绪有些上头的时候,我们需要记住这一点。”

诺丁汉森林主教练史蒂夫·库珀对此更有独到见解,他的父亲吉斯在1975年时担任过边裁,并且在1996年退休前一直担任着英超联赛的裁判。

“毫无疑问,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你。”库珀说,“你总是想成为最好的自己,成为一个好榜样。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好的榜样,你需要表现出你对比赛内容的关切,特别是如果出现了对你团队不利的判决,你需要表现自己的情绪。”

“有一些方法和手段可以做到这点。这有时可能会产生一些具有侵略性的动作,但我认为这没什么。”

“我们都必须作为一个榜样,”水晶宫主教练维埃里说,球员时代的他在英超联赛中被罚下了8次。“当我说所有人时,我不只是在说主教练,我也在说你们(记者)。我们都会对年轻人产生影响,所以我们的行为方式很重要。”

“在90分钟或更长一点的时间里,这是一场非常情绪化的比赛,也许有时候你展现出的样子并不是你真实的性格。”西汉姆联主教练莫耶斯说,“如果你站在克洛普的位置上,你可能也会这样做。。但我们都非常尊重裁判和他们的工作。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在90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时而会在各种小地方失去理智。”

“但我认为如果我们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那么我们的支持者们,还有你们(媒体)可能又要质疑我们为什么无动于衷?”

埃弗顿主教练兰帕德的发言强调了前任切尔西主教练图赫尔和热刺主教练孔蒂在8月的小规模冲突后,很多言论都在集中讨论英超足球的激情氛围上。

“我记得本赛季早些时候,孔蒂和图赫尔就有过这样的冲突,”兰帕德说,“之后媒体还说‘这很好!这就是英超联赛的激情所在!人们展示了激情,展示了自我!’所以你不可能在各方面都做到尽善尽美。”

“我很明白我们有这样的责任,但现代足球教练处于高度紧张的工作中,稍有过错都会被公众用放大镜揪出来批判。我当然可以就坐在那里平静地对球员们说话,但我们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很难对不利的判罚无动于衷。”

兰帕德还认为,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一味强求英超联赛的主教练们去当被人鉴赏的榜样。

他说:“如果你想对这种事情上纲上线,那么就是对裁判进行人身攻击的个人需要负责任,就像在大街上寻衅滋事一样。”

“我理解我们的责任,但我不觉得应该对这些行为上纲上线。我看到我们当中的主教练在99.9%的情况下都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偶尔有所失控是很正常的。”

“我们有很多摄像头。”曼城主教练瓜迪奥拉说,“过于情绪化的情况在我身上也发生过很多次。我想控制我的情绪,但在那些时刻,在体育场内,这就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我们尊重裁判和比赛中的判罚,但情绪是客观存在的。”

纽卡斯尔主教练埃迪·豪说:“我非常清楚我被数以百万计的观众注视着,尤其是孩子们。我认为我们都期望以正确的方式和精神来维护比赛。”

“我当然清楚我在边线上的举止和行为。这并不是说我对胜负不在意,我当然想赢,但我的内心一直都在告诫自己,不能失去纪律。”

“此外,我的球员们也在看着我。如果我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就不能够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们。”

“我认为一般来说,被骂的最厉害的是第四官员。”他补充道,“然而他们能做什么?很多时候他们只是站在那里作为我们发泄的对象。我们当然可以对他们说些什么,很多时候我自己也在这样做,在这方面我们以后还有改进的空间。”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罗杰斯说,“显然,比赛会很激烈。但你不需要无时无刻地跑上跑下,大喊大叫,冲着场内比划来表达你的情绪。我认为我们总是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

“我当然意识到了,”前阿斯顿维拉主教练杰拉德在本周早些时候说,“我之前在边线上也犯过错误,需要一些时间来冷静下来。但这是因为我们都想赢得比赛,并且尽己所能为球队做出贡献。我们想向球迷们展示,我们是球队的领袖。我们都是普通人,犯错是很正常的。”

“我们必须时刻向裁判表示尊重,”孔蒂说,“有时候你会赞同判罚,有时候反之。我其实更恼火的是VAR,而不是对裁判的决定生气。你可以利用比赛中的积极判罚,而出现负面判罚时,你也可以去争论。”

“继续谈论它,继续意识到它,努力创造彼此之间的关系,”弗兰克说,“比方说,你和我每周四都会出去喝酒。我们会创造一种持续的固定关系,然后我认为我们之间就会更熟络了。”

“如果你和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有着亲近关系,那么你就很难真的对他生气。当然在关键时刻,我们都是专业人士,但我认为,主教练和裁判之间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是有必要的。当然,这也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这样做。”

“我总是能够接受理由充分的判罚。”南安普顿主教练哈森许特尔建议官员们应该更多地解释他们的判罚,以便得到教练们的理解。“我们不应该总是对裁判大发雷霆,这不是一个好的行为。”

“我们应该以一种相互尊重的态度好好谈一谈,裁判充分解释他的理由,第四官员也帮忙解释,这样我们就能接受了。”

“我认为我们需要时刻提醒自己。”罗杰斯说,“行为举止很重要。你可以有情绪,但必须被一定的准则所限制,你要努力保持冷静,将一些情绪限制在心里。”

“我们必须尝试时刻控制自己的情绪。”孔蒂说,“我知道这并不简单——我对比赛投入了极大热情,我会全身心投入进比赛之中。”

“最好的办法时找到一个平衡点,让我们对主裁判、边裁、第四官员都表现出极大的尊重。同时,(裁判)也要了解场上的情况,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公正地处理。”

“对他们必须要表示尊重,而裁判也需要对我们表示尊重。老实说,在英格兰,我看到大家其实都在互相尊重。”

“当我们作为主教练与LMA(联赛教练协会、教练工会)进行集体会议时,”杰拉德说,“每个人都与裁判坐在一起——当我们在一个平静的场合下,我们会努力做出一个教练的模样。”

“但我们并不完美。我们想赢下比赛。我们都是专业人士,知道有时我们可能会越界,这看起来并不好。但当尘埃落定比赛结束后,我们会理解并认识到这点,并且保持正确的态度。”

Leave a Reply